跟他们说

2020-04-06 09:08

刘温丽说,央视报道后,儿子看到了这则新闻,他告诉刘温丽,“妈妈上电视了。”但儿子觉得,妈妈做错了什么事情。

车主:后悔把事情闹大了

出院前,永城市公路局给了刘温丽3万元医药费,被扣的车也放了。时至今日,刘温丽还很好地保留着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医生用钢笔在上面写着“有机磷中毒”。

直至次日凌晨零时许,对峙已经持续7个小时,后来就发生了这起服毒事件。

据《华商报》今日报道,时隔半个多月后,女车主刘温丽承认超限并对自己当天的行为很是后悔。大货车的贷款还未还清,尽管“闹翻”了,但她还得继续在这条线路上奔波。如今,人得罪了一大片,她不知道,她的大货车以后要怎么跑下去。

接受采访时,刘温丽说,11月14日,大货车从安徽宿州拉到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的石子,每吨运费也就十几块钱,还要空车回来,一天下来,即使超限也就能挣600多元,如果不超,挣得更少。

对于是否超限的问题,刘温丽承认,“确实超限了。”刘温丽回忆,“我当时身上300块钱都不到,跟他们说,放过一次吧,他们也不相信,我当时确实没有钱了。”于是双方开始对峙。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从永城市公路局了解到,他们今后肯定不会对女车主打击报复。

经过抢救,刘温丽的命保住了。11月27日,她决定出院,“还有那么多贷款没还呢,治不起。”如今,刘温丽每天要到村里的卫生所挂几瓶吊瓶,“能省点是点吧。”

刘温丽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她说,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当时就是借钱,也应该把罚款交了,不该因为自己的“倔脾气”,去喝农药,弄得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了,还让全家人担心。更重要的是,事情发生了,把那些部门的人都处罚了、撤职了,得罪了不少人。自己的货车以后还要在这条路上跑,还要还那么多贷款。

她说,当时路政和运政的人都说她没有喝农药,她就是想拿着这个证明,告诉他们,她当时真的喝了,真的被逼得没办法了。

11月14日,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因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当事女车主刘温丽因付不起罚款喝剧毒农药自杀,后经抢救脱离危险,已于近日出院回家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