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ppp项目往往是面向全国招标的

2020-05-20 09:03

“大周末的,我们被召过来开了一天的会。”江阳(化名)是某国有大行浙江地区一家分行的负责人,这几天他所在地区的各家商业银行负责人、数家大型民营企业负责人,被地方政府召集到一起,商讨今年以来当地民间投资疲软的问题。ppp项目“落地难”成为地方政府最为头疼的问题。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财政部此前表示,要进一步完善法律制度和政策扶持体系,尽快设立中国ppp引导基金,由中央财政出资,吸引市场主体共同参与,提高项目融资的可获得性。抓紧制订ppp项目财政管理办法,做好ppp立法准备工作,研究出台“以奖代补”措施。

免责声明:

或许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当前ppp项目的资金到位率偏低,更难言大规模落地、拉动经济增长。根据财政部ppp中心统计,截至2016年3月末,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入库项目7721个,总投资87802.47亿元。以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3个阶段项目数总和的比值计,入库项目的落地率为21.7%。财政部两批示范项目入库共232个,其中24个处于识别阶段,93个处于准备阶段,42个处于采购阶段,73个处于执行阶段,尚无项目进入移交阶段。以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3个阶段项目数总和的比值计,3月末示范项目落地率为35.1%。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中国 工商银行 城市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樊志刚建议,商业银行可通过地方政府项目库、社会资本投资主体、中介机构和地区沟通,来掌握项目的信息,可重点关注社会资本的股权融资需求,提供包括发债、理财、租赁、租金、供应链融资等系列金融服务。

江阳说,ppp模式虽然一直被大力提倡,但是真正落地却有许多实际困难,许多商业银行在参与过程中也遭遇很多困难。“地方政府要求我们在项目刚刚开始就承诺授信,而不是意向授信,这对银行来说不太可能,而且风险太大。”另外,由于ppp项目往往是面向全国招标的,但是商业银行不能“跨省”授信。“比如,一家四川的民营企业到我们这里来投资ppp项目,按照总行的规划,只能由四川省分行授信,我们是不能给它授信的。”

财政部条法司副司长周劲松表示,ppp立法要调整实体关系,包括调整行政关系和民事关系。公法和私法的发展趋势是“公法私法化和私法公法化”,要通过ppp立法,将公法和私法揉在一起。同时,ppp立法要对实践有引导规范和推动促进作用,是一个博弈的过程。面对我国ppp项目落地难的现状,各级政府应当做到多方协调,ppp立法应当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大力推广以提高参与者的积极性。ppp立法应当重点规范包括合作主体、合作方式、合作领域、政府及社会资本的责权利、合作协议性质、合作程序等内容。

贾康认为,在ppp项目中,第一,作为合作伙伴的国有企业,与ppp项目的主管政府部门,不能存在行政隶属关系。第二,不能存在产权纽带关系。他建议,通过更多金融创新手段,比如资产证券化、产权交易平台、股权操作等,把若干追求短时间回报的民间资本合在一起,完成比较长时间段的ppp项目。

银行业内人士指出,解决ppp项目资金困境,需要各参与方通力配合,仅靠商业银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江阳说,目前地方政府会通过设立ppp融资基金的方式撬动资金,但具体到项目资金到位,更考验银行地方分化与总行的协调能力。

多家民营企业负责人表示,大量ppp项目是由合同双方磋商,而不是市场化定价,无法保证资金的利得空间。目前,多数ppp项目回报率仅6%,这就降低了民营企业的投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