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行可以

2020-06-14 10:30

说起对这位四川“媳妇”的第一印象,廉西程告诉记者:“我最早见她的时候,觉得她挺老实的,不说话,不出门也行,在家帮帮忙就行,没想过别的,没想太多。”

记者了解到,廉西程的遭遇并不是个例,邻村王口村的杨作跃,花了17万彩礼,在2015年4月20日,跟一个叫“升土阿新”的四川籍女人登记结婚,结果在2015年7月17日突然离家出走。

光彩礼就花了18万,生活三个月以后,新娘却突然跑路了,难道廉西程真的遭遇了“骗婚”吗?这一切还要从廉西程跟妻子的相识说起。廉西程的父亲廉恩福介绍说:“媒人上我家来说给孩子成媒,就是给孩子说媒,说是外地的,问我行吗,我说可以看看,媒人当时说给结婚,把户口迁过来,我说行可以。”

由于不是自由恋爱,廉西程对妻子并不是太了解,短短三个月的婚姻生活以后,也就是在2015年的7月中旬,廉西程陪妻子回四川娘家,不料,在成都火车站出了意外。“她说她有一个姑姑,她给姑姑打电话,说去姑姑家玩,然后我们再走,我说我先去买票吧。”就在廉西程买票的档口,妻子“甲巴莫日则”突然跑路,一去不复返。

另外,记者了解到,对于自己的遭遇,廉西程、杨作跃都已经报警。为了了解案情进展,记者随同廉西程的父亲廉恩福来到了汶上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没有透露具体情况。

一见到山东广播电视台农科频道《热线村村通》记者,廉西程就拿出了他的结婚证,并告诉记者:“这是我的老婆,经媒人介绍,是四川的,在家待了三个月之后,然后从我家骗走了18万。”据介绍,廉西程的妻子名叫“甲巴莫日则”,是一位四川籍的彝族姑娘,在2015年4月14日,跟廉西程在汶上县登记结婚。廉西程觉得自己是遭遇了骗婚:“因为她来了以后,现在不好好过日子,又跑了,待了三个月又跑了。”

袁凤英说,她的儿媳妇“升土阿新”,跟廉西程的妻子的“甲巴莫日则”以前就认识,并且是由同一个媒人介绍来山东。那么对于此事,媒人是什么态度呢?记者随同廉恩福来到了汶上县郭楼镇梁庞庄媒人王培信家,不巧的是,媒人王培信不在家。王培信的邻居说,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到王培信了。

廉恩福说,虽然女方远在四川,但媒人是当地人,并且保证能结婚,还能迁户口,见过女方以后,他们便答应了这门亲事,送给媒人18万元彩礼以后,在2015年4月14日,廉西程跟女方顺利登记结婚。

面对形同虚设的婚姻,廉西程、杨作跃又该怎么处理呢?王院中律师认为:“根据有关的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到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在离婚以后,如果因为礼金的交付而使自己贫困的,可以请求礼金的返还。”

对于这件事,山东舜翔律师事务所王院中律师认为:“一般来说,此类案件都是由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处理,如果需要移送其他部门的话,也可以做其他的处理,但是必须给当事人一个合理的答复。”

据杨作跃的母亲袁凤英介绍:“她说出门上城里玩去,一会就回来,到了晌午不回来了,到后来打不通了。”